北京晚报广告部 北京晚报广告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公告: 北京晚报社广告分类:遗失声明广告,注销公告广告,减资公告广告,拍卖公告广告,房屋出租出售广告,人才招聘广告,招生留学广告,旅游广告,医疗健康广告,工商软文广告等等广告业务,欢迎来电洽询:010-56012025/26
新闻中心
北京晚报社广告部
北京晚报社广告分类:遗失声明广告,注销公告广告,减资公告广告,拍卖公告广告,房屋出租出售广告,人才招聘广告,招生留学广告,旅游广告,医疗健康广告,工商软文广告等等广告业务,欢迎来电洽询:010-56012025/26  更多
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北京晚报广告部
联系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刘家窑桥东大陆写字楼
联 系 人:侯老师
联系电话:86-010-56012025
手    机:13911883454
传    真:86--010-67337417
邮    箱:849008525@qq.com
 
新闻中心
http://www.bjwbwz.com 

成也暴力败也暴力的穆兄会(组图)
日期:2013-8-20 7:59:00    阅读:


1954年,开罗,纳赛尔的支持者得知穆兄会成员刺杀纳赛尔的消息后,纵火焚烧穆兄会总部。


1956年,取缔穆兄会并且收回苏伊士运河的纳赛尔达到个人政治生涯巅峰。


穆兄会创始人哈桑·班纳。

  成立于1928年,成员为中下层民众,因煽动使用暴力,曾两次被政府取缔

  历史是惊人的相似,1954年,埃及政府宣布取缔穆兄会,愤怒的穆兄会成员冲上街头抗议示威。后来,穆兄会成员刺杀国父纳赛尔未果,他们因此遭到惨烈清洗。如今,这一幕似乎在重演,从穆尔西被赶下台,到穆兄会成员被清场、再到精神领袖被逮捕,穆兄会似乎从未走出60年前的轮回。穆兄会究竟是怎样的组织,何以影响埃及政局?为何军方一次次肃清穆兄会?曾经以街头革命终结军人政治的穆兄会,这一次会死于街头革命吗?

  开罗街头,约10万名穆兄会支持者聚集在阿卜丁宫(总统办公室)附近,高喊反对军队干政、反对取缔穆兄会。但示威人群遭到军方驱逐,双方爆发激烈冲突,陷入血腥暴力。

  这一幕发生在1954年,和今天如此相似。那一年,穆兄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这是穆兄会第二次被解散,之后他们因刺杀国父纳赛尔被清洗。

  靠王权起家因暴力被清剿

  穆兄会成立于1928年3月,创始人哈桑·班纳是师范学院学生,他在学生时代就希望用伊斯兰教理念将埃及从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他用五年时间通过向中下层民众演讲招募了最初的信徒——6名文化不高的工人。这些工人对班纳说,“我们一无所有,只有一腔热血,我们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一切交给你”。

  穆兄会成立后,在班纳的努力下,支部数量不断增加,逐渐发展成全国性组织。

  从创立开始,穆兄会就一直没有走出利用中下层民众进行街头革命的抗争方式,他们依附政权又反抗政权,在王政时代如此,在纳赛尔时代依旧如此,直到今天穆兄会也没放弃这种方式。

  在国王法鲁克时期,穆兄会以“真主支持国王”的口号赢得王权庇护,迅速发展壮大。他们利用反殖民主义的民族感情笼络一大批埃及民众,甚至拥有自己的武装。穆兄会还通过支持巴勒斯坦将势力扩大到其他阿拉伯国家,成为跨国组织。

  然而,穆兄会不甘心只是依附于王权,他们希望在政治上真正有所作为。1945年,埃及举行该国历史上首次议会选举,穆兄会踌躇满志,却铩羽而归。对结果不满的他们煽动狂热分子制造暴力,杀害其他党派成员,还囤积武器。王室和政府发现穆兄会已成为破坏政权稳定的炸弹,他们开始对穆兄会下手。

  穆兄会对此毫无察觉,1948年12月,穆兄会历史上首次被政府取缔,大多数领导成员均在总部大楼里被捕。哈桑·班纳此时才意识到回天乏术,政府继续将他玩弄于股掌中,哄骗他发表忏悔自白,彻底击溃了他在穆兄会的威信。被视为叛徒、已无利用价值的哈桑·班纳在两个月后被暗杀。

  重蹈覆辙遭纳赛尔清洗

  经历惨痛打击的穆兄会并未吸取教训,反而在相同的错误上又一次跌倒,这一次他们败在了埃及国父纳赛尔的脚下。

  由于宗教的影响力和其广大的群众基础,穆兄会并未因被取缔而消失,他们渐渐活了过来。1952年7月,在穆兄会支持下,纳赛尔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政变,推翻法鲁克国王。自恃为老大哥的穆兄会希望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正是这一点造成了军方和穆兄会直到今天仍然无法解开的仇恨。

  上世纪50年代,以纳赛尔为代表的少壮派军官崇尚用阿拉伯民族主义重塑国家认同感,建立世俗的现代化国家。在纳赛尔看来,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已经不能让埃及找回昔日的光荣与梦想,宗教主义者应该走下历史的舞台,只有军人精英才能使埃及重振雄风。

  纳赛尔高举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大旗向穆兄会发起反攻,大规模的宣传攻势让埃及人民被纳赛尔的魅力和主义所倾倒,埃及人民仿佛在纳赛尔身上看到了古埃及的荣耀。随着纳赛尔个人威望的提高,穆兄会影响力被削弱,内部极端势力再次抬头,他们与纳赛尔政权决裂,并将之视作死敌,两者的矛盾在纳赛尔险些遭刺事件中达到顶峰。

  1954年10月26日,纳赛尔在亚历山大曼西广场发表演说。突然,穆兄会极端分子向纳赛尔连开8枪,幸运的纳赛尔毫发无伤。面不改色的他用慷慨激昂的演讲彻底击溃穆兄会,他说,“同胞们,自由军官战友们,我纳赛尔以一腔热血献给你们,即使他们杀了我,我仍在你们心中留下荣耀。”

  穆兄会在年初遭到取缔,这次刺杀又给穆兄会带来致命一击,当纳赛尔返回开罗时受到了民众如潮的欢呼,他的支持者则走向街头宣泄对穆兄会的不满,他们一边高喊着“去死吧!魔鬼穆兄会!”一边点燃了穆兄会总部。

  不久,大量穆兄会骨干被逮捕,近1000名穆兄会领导人员被判刑,其中50多人被判死刑,未经审判就被关押的穆兄会成员不计其数。

  1966年,因穆兄会策划暗杀,纳赛尔再次大规模镇压穆兄会,1.8万人被捕,365人受审。穆兄会又一次成为了过街老鼠,在纳赛尔的领导下,军方政权的威望达到巅峰,穆兄会在50多年后才重新回归埃及政治中心。

  被政变后仍想用暴力翻盘

  面对毁灭性的打击,穆兄会“似乎”也开始反思自己的斗争方式。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他们逐渐放弃极端行为,开始通过和平宣教和参与议会的方式重返政治舞台。但从纳赛尔的继任者萨达特到穆巴拉克,军人世俗政权首脑无不对穆兄会颇为忌惮,穆巴拉克上台后,采取分化瓦解的办法限制穆兄会发展,穆兄会则韬光养晦隐藏实力,逐步赢得议会席位,增加政治影响力,被赶下台的穆尔西就是在这个时期脱颖而出。

  经历近60年的地下生涯,穆兄会终于等到机会,于2011年用街头革命推翻穆巴拉克,并于去年成为埃及首届民选政府。但由于穆兄会一上台便急于扩张权力、排斥异己,到手的胜利转瞬即逝。

  在布鲁金斯多哈中心中东问题专家奥巴尔·阿舒尔看来,军方像60年前一样对付穆兄会,而穆兄会也从未改变,他们还像60年前一样。

  埃及政变已一个多月,穆兄会依然期待用街头暴力革命重夺政权,他们不能接受军方重新选举的过渡路线,这种执着会第三次葬送他们吗?要知道埃及总理已提议取缔穆兄会。 新京报记者 韩旭阳

  穆兄会大事记

  ●1928年3月

  哈桑·班纳与其他6人成立穆兄会

  ●1948年12月8日

  时任首相宣布取缔穆兄会并没收资产

  ●1949年2月12日

  哈桑·班纳被埃及情报机构暗杀

  ●1952年7月

  穆兄会助力纳赛尔推翻法鲁克王朝

  ●1954年1月13日

  纳赛尔下令取缔穆兄会,并进行镇压

  ●20世纪70年代

  穆兄会通过和平参政重返政治舞台

  ●2012年6月24日

  穆尔西成为埃及首位非军人总统

  ●2013年7月3日

  埃及军方宣布罢免穆尔西

  ●2013年8月17日

  埃及临时政府总理提议解散穆兄会

联系人: 侯老师  联系电话: 86-010-56012025  手机:13911883454 
 E_mail:849008525@qq.com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刘家窑桥东大陆写字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