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广告部 北京晚报广告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公告: 北京晚报社广告分类:遗失声明广告,注销公告广告,减资公告广告,拍卖公告广告,房屋出租出售广告,人才招聘广告,招生留学广告,旅游广告,医疗健康广告,工商软文广告等等广告业务,欢迎来电洽询:010-56012025/26
新闻中心
北京晚报社广告部
北京晚报社广告分类:遗失声明广告,注销公告广告,减资公告广告,拍卖公告广告,房屋出租出售广告,人才招聘广告,招生留学广告,旅游广告,医疗健康广告,工商软文广告等等广告业务,欢迎来电洽询:010-56012025/26  更多
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北京晚报广告部
联系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刘家窑桥东大陆写字楼
联 系 人:侯老师
联系电话:86-010-56012025
手    机:13911883454
传    真:86--010-67337417
邮    箱:849008525@qq.com
 
新闻中心
http://www.bjwbwz.com 

北京公交卡押金总额超10亿?巨额利息去向成谜
日期:2013-10-20 10:56:00    阅读:

近日,媒体人杨万国微博晒自己曲折的退卡遭遇,历数在北京退还公交卡的不便。按照其估算,北京公交一卡通发卡总数在5400万张卡,超过10亿元押金哪去了?为求证上述数据,人民网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均无人接听。律师表示,公交卡成本明细及押金利息去向均应公开,且无论是押金还是利息,均应归持卡人所有。

质疑一:北京公交卡押金总额超10亿?

律师称应信息公开

《京华时报(微博)》2011年4月9日曾报道,有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5月,已发放约4000万张公交一卡通。按每张卡缴纳20元押金计算,押金费用超过8亿元;再按银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3.50%计算,押金的年利息高达2800万。

杨万国在其微博中写到: 2011年5月,媒体报道就称,北京当时已经有4000万公交卡。每天发卡量约16000张。这样每年发卡量约580万张。两年5个月过去,估计发卡1400万张,估算总数在5400万张。超过10亿的押金哪里去了?

北京公交卡发行了多少张?押金总额达多少?利息流向何方?人民网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市政公交一卡通有限公司,均无人接听。

北京市律协消费者权益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指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教育、医疗卫生、计划生育、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环保、公共交通等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的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具体办法由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或者机构制定。该条款为市民申请公开公交IC卡成本明细及巨额押金利息去向等信息,提供了充分的法律依据。

质疑二:公交卡押金如何使用?

律师:投资收益和利息,均归持卡人所有

《北京晚报》2013年1月24日报道,北京市政协委员石向阳连续第七年提交提案,要求建立公交IC卡押金专用账户,管理这笔押金。另外,要求成立监督小组进行督查。

“每张卡20元钱,北京市公交IC卡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这么多钱是如何使用的,不能不给大家一个说法啊” ,石向阳说:“政协委员就是要行使建议和监督的权利,这件事情一天不解决,我就不会停止写提案。”

邱宝昌律师指出,从法律意义上讲,押金是一种担保关系,根据约定应当退还,其利息也归持卡人所有,一卡通公司只有代管押金的义务,无权擅自支配。一卡通公司如果将押金利息占为已有,涉嫌不当得利。

“不仅是利息的问题,如果这笔押金进入其他的投资渠道,获利或许更多。投资产生的收益,也应该归持卡人所有。” 邱宝昌说。

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质疑三:国家明文规定的“工本费”,为何变成“成本费”?

专家:一卡通公司有扩大工本费之嫌

登录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官网,可查询到《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卡发行使用办法》,发现如下两条规定,一条是“申办时须交纳每张卡20元的押金”,一条是“人为损坏的卡片办理退换时,收取20元成本费”。

如此规定不禁让人心生疑惑:办卡的时候,收取20元,说是押金。退卡的时候,原来的20元押金,变成了成本费。

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发改委前身)等四部门2001年下发《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规定,为控制发行费用,对不单独收费的IC卡,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向用户收取押金,因丢失、损坏等原因要求补发的,可按照工本费向用户收取费用,收费标准根据应用范围和价格管理权限,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或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审批。由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审批的,应报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备案。

国家明文规定的“工本费”,为何变成了 “成本费”?

“工本仅仅是这张卡的制作成本,为这个卡的直接付出的费用。而成本,是很宽泛的,可能包括了这个公司的经营成本。”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中国行政法学会副会长杨小军告诉人民网记者:“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有扩大工本费的嫌疑。”

此外,如果有一张公交卡坏了,它到底是由于持卡人的人为原因导致卡的功能丧失呢?还是卡本身的质量问题导致的丧失呢?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溢智就此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这个卡到底是怎么坏的,全凭发卡人说了算,这明显有违公平原则。”

质疑四:公交IC卡的工本费,到底是多少?

调查:同一家公司供卡,北京收押金20元,济南收10元

据公开报道,北京中安特科技有限公司是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指定的卡片封装厂商,该公司同时也为济南公交IC卡封装卡片。济南公交网http://www.jnbus.com.cn/iccont1.asp明确,办公交卡需交押金10元。

同一家公司提供的功能相近的IC卡,不同城市,收取的的押金为何相差一倍?

记者致电北京中安特科技有限公司,询问制作类似一卡通IC卡的价格。其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只买几百张卡,每张卡10元左右。如果更大批量的购买,价格还能商量。”

而对于“一卡通”卡的成本费为何定价20元,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始终未做出明细公示,只是含糊地对媒体表示,卡的成本高于20元钱。

姑且以每张10元的工本费算,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所谓的20元成本费,都包括了什么?对此,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始终未对其给出过明细公示,只是含糊地对媒体表示,卡的成本高于20元钱。

邱宝昌律师指出,公交卡的成本,属于一卡通公司的经营成本。就像卖菜的人,需要自己花钱置办“秤”。让消费者交20元押金,无异于让消费者承担经营成本,显然不合理。况且公交卡的成本费,也不该由一卡通公司自己定,应该由第三方审计核定。

质疑五:故意设置退卡障碍侵占消费者押金?

专家:一卡通公司涉嫌违背便民原则,不当得利

人民网记者近日到北京动物园公交枢纽退卡网点实地体验:退一张卡,排队110分钟。而现场的“黄牛”,以一分钟回收一张卡的速度,每张赚取5元的费用。

在北京各公交枢纽站、地铁站、银行营业厅、超市等场所,有1400多个一卡通售卡充值网点。但据报道,只有60余个网点办理退卡,其中,只有11个网点可以办理“坏卡”退卡业务,余额达百元则只能到西单客服中心办理。且坏卡办理退卡,需要等7个工作日后再跑一趟网点。

杨万国在微博中吐槽:我的卡里有20元押金,30元储值。但我不愿耗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成本去西单排队退换卡。以北京的拥堵和遥远,花费巨大的精力和时间成本去西单退还一张20元押金的卡是亏本的,多数人于是选择直接再办一张。假如因为丢失,污损,消磁,折断原因造成10%上述类型的废卡。那北京每年就有58万张。每张20元押金。总数是1160万,意味着每年上千万的押金“死无对账”。

“我们有理由怀疑,北京公交集团设置的退卡障碍是故意造成退押金不便,从而侵占市民和外地来京游客每年数千万的押金。”杨万国如是说。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王建勋此前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公共服务,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有义务在更多地方设置退卡点,这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因为退卡点少、退卡需要往返网点两次等原因,导致消费者退卡的时间、交通成本高,消费者可能放弃办理退卡,如果押金及卡内余额被一卡通公司占有,该公司就涉嫌违背便民原则,人为设置退卡障碍,构成不当得利。

人民网将持续关注和报道此事。

(原标题:北京公交卡押金总额超10亿?巨额利息去向成谜)

联系人: 侯老师  联系电话: 86-010-56012025  手机:13911883454 
 E_mail:849008525@qq.com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刘家窑桥东大陆写字楼